闾丘露薇:抢不到新闻我会想自杀

发布日期:2022-03-12 23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04年,印尼海啸,公司已经派人去泰国,但是又打电话叫她去印尼,那时候没有好的技术人员,而且路也封了,即使赶到现场,新闻的效果和时效性可能也不好了,于是转道香港就去接泰国的同事,但到了香港闾丘就后悔了,作为一个记者,这种亲临一线的机会是不能够失去的,于是马上改去印尼。之后开始想办法利用各种资源关系进去,后来通过香港红十字会的帮助他们完成了现场采访。其实闾丘也是有过顾虑的,在去阿富汗采访前,她送女儿去上学,一路上情绪复杂,她什么都不怕,唯一担心如果自己发生什么意外的话,女儿怎么办?但是等上了飞机之后,那种伤感早已无影无踪,开始筹划去现场后如何采访。

  见证了如许多大事件,闾丘露薇对自己的定位是旁观者与记录者,而不是一个参与者,“我觉得把一件事情真相告诉大家,而没有任何你自己的评论,这样的新闻比较真实。虽然说要做到完全的客观不可能,因为一个镜头角度的不同,或者说前后次序的不同,给大家的感觉就会不同。但是至少你要做到不要把自己的感觉和评论加进去,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在采访的时候,不管是很悲惨的事情,还是很快乐的事情,尽量不把自己融进去。”

  上海出生长大,香港工作,后又常年在北京的闾丘露薇开玩笑地说自己是上海制造,香港出口,转内销至北京。她的同事梁文道曾经说:“我觉得闾丘露薇是一个国际人。”这并不仅仅说她有几十个国家的奔走,亚非欧几大洲辗转的经历,更是在于她的国际化视野。她的博客成为她思想的集散地,对当下实事、新闻的关注与思考常常有着精辟冷静独到的见解。

  初到香港的闾丘露薇曾经喜欢调侃自己是“负资产”,感受着生存的压力。如今,她已经渐渐舒展,内心放松,但是对于新闻的追求从未懈怠,“我很高兴我从事的职业正是我自己最喜欢的,她是我的职业更是我的事业。”

  如今闾丘露薇正在忙碌着一档新的节目《天下被网罗》,创办这个节目的初衷是由于网络资讯的飞速发展,使得很多新闻可以透过搜索寻找到,不再是几家通讯社垄断资讯的局面。而她想将网络上最新最有价值的新闻发掘出来。“除了媒体,还有个人,每个人都可以充当记者,报道身边看到的,听到的事情,有些是有心人,承担了公民记者的使命,有些则是无意的,出于分享的心理。”闾丘露薇说,“现在的新闻源更多元,更丰富,从论坛到博客,再到现在的微博客,很多以往只有等待传统媒体报导的新闻,现在可以通过网络率先播发出来,我们则是对网络上的新闻进行价值判断,然后播放出来。”如今,这档节目在周一到周五下午四点到五点的凤凰卫视资讯台播出。一档新节目的诞生,总是要投入的精力更多一些。好在,最开始的煎熬已经过去,看到节目在如期进行,闾丘露薇稍稍放松了一些。“以前,我会羡慕某些人,但是现在不会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每个人都是生活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。曾经,我也有过对生活的恐惧,现在,这些都已经消失,或许,这是人生的某个成长阶段。也或许,自己的心中愈来愈有安全感。”闾丘露薇说。

  她依然是那个充满着进攻姿态,永远昂扬的战地玫瑰,只是,现在更为从容,平和。因为,她透过记者这一职业观察世界,而记者这一职业也给了自己最满意的生长方式。她与记者这一职业互相成就。彼此连为一体。不分彼此。

  闾丘露薇凤凰卫视著名记者、主持人,现为《天下被网罗》主持人,采访报道过多名世界政要和重大事件,连续十年采访全国“两会”。2001年、2002年2月和2002年底,三进阿富汗采访,成为惟一一位三进阿富汗的华人女记者。出版作品《我已出发》、《行走中的玫瑰》、《无薇不至》。